听了汤遥的话,王一沉吟了一声:“永泰元年,是南北朝时期南朝齐明帝萧鸾的年号,太和二十二年,是南北朝时期北魏孝文帝拓跋宏的年号。至于太安七年,应该是当时还在北边的柔然部落的年号。”

    汤遥:“???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知道三国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,魏蜀吴啊。”

    “三国之后的两晋十六国呢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司马家的那个。不太了解。”

    王一闻言哑然,也是,要说历史上最没有存在感的朝代,应该就是两晋十六国了,这个时代,存在感低到了历史书上,都不愿意记载。

    “五胡乱华你总听过,就是发生在两晋十六国时期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网上经常看到,慕容冲和冉闵嘛,最有名的两个。”

    王一摇了摇头:“只是在网上最有名罢了。”

    汤遥咦了一声,刚想问怎么回事,王一便接着往下说:“两晋十六国之后,从公元420年刘裕建立刘宋开始,到公元589年隋灭南陈,统称为南北朝。实际上,北朝要比南朝早那么些年,从拓跋珪建立北魏开始,北朝就已经定型,只不过,北魏真正统一北方的时候,却是从拓跋珪的孙子拓跋焘那一代了,也就是刘裕崛起之后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汤遥眨眨眼睛,不知道王一忽然说这些干什么。

    但很快的,他就明白了王一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见到,王一深吸了一口气:“刘家宗谱上说的那些年号,不管是永泰元年,还是太和二十二年,又或者是太安七年,实际上,都是在同一年。”

    汤遥:“???”

    王一道:“公元498年。”

    汤遥诧异了:“这一年很重要么?”

    王一想了想,历史上这一年并不是太重要,依旧是南北朝两边比烂罢了,但是,玉湖给他的那本古书上,这一年却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因为,血月第一次出现,便是在这一年。

    经历了几次血月的事情后,王一知道,血月都伴随着血日一块出现的,等于说,是血日的先行信号。

    再加上刘家那个宗谱上说过,这一年,他们家的祖先是因为僵尸出现,才逃亡到乌家村被乌家祖先给救了,从此定居在乌家村的。

    只是,王一不知道,那上面说的乌家先祖乌文丰是怎么从血尸手下救下刘家祖先的。

    他这边思考着,也就忘了回答。

    见王一一直不说话,汤遥尽管好奇也没有催着逼问,只是翻来覆去的看手中的宗谱。

    “上面还说了什么?”王一问道。

    汤遥闻言回过神来,忙哦了一声:“上面说当时乌文丰对付那些血尸的时候,明明被抓伤的情况下也没有尸变,而且,他还很干净利落的杀了十多只血尸,速度很快,力量很足···就好像,是前几天咱们看到的那些神秘人的动作似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王一吃了一惊:“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话功夫,王一猛回头:“那上面记载了神秘人的消息?”

    汤遥慌得摇头:“这倒没有,只是我看上面的记载,下意识的想起来了那些神秘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汤遥还把宗谱给了王一。

    一行行往下看,因为着上面大多都是古文字,王一看的很是迷糊,大多数他都认不出来是什么,好在每一行古文字旁边,都有现代修订后的翻译,这倒是给王一省了不少的事情。

    宗谱上说,当时乌家村还不能叫乌家村,零零散散的,一共也就是十几户人家,有姓乌的,有姓梁的,还有姓姬的姓贾的姓荀的姓黄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存在也不知道多长时间了,只知道他们从很早开始就在这里生活了。

    这十几户人家,虽然都不是同姓同宗,但彼此间的关系,却亲若一家人。

    相比较刘家先祖,这些人更加的健康,体力更加的持久,最让人想不明白的是,这些人从来没有过患病的经历,不管是任何病症。

    要知道,古代打仗闹瘟疫那是常有的事情,一个小小的破伤风,都能让人丧命。

    但这些人,就好像是对各种病免疫了一般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驯兽的本事,还是一等一的。各种凶恶的猛兽,在面对这些人的时候,一个个乖巧的好似猫咪相似。

    在那个随随便便因战乱引起的灾病就可以赤地千里的年代,这些人能有这样的体质,足以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更别说,还是有史以来最乱的南北朝时期,得以健健康康的过完一生,对普通的老百姓而言,足以让他们羡慕的了。

    当时的刘家先祖不是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